陆謇

文豪野犬深坑
沉迷太宰
偶尔产粮

是谁杀了知更鸟【上】

太宰治中心x
人物ooc有x
对于各个人物可能理解不同求轻喷x
圈地自萌求不ky
以上






『Who killed Cock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I,said the Sparrow, 是我,麻雀说,
With my bow and arrow, 用我的弓和箭,
I killed CockRobin.我杀了知更鸟。 』

太宰治死了。
这是无数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哈……太宰那家伙终于自杀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贺。”得知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中原中野只是笑。“决定了,为了庆祝他的死亡,今天晚上我就开一瓶珍藏的龙舌兰好了。或者用它调制一杯玛格丽特……好像也不错?”

身边的下属面色带着些为难,几次张口沉默后最终还是恭顺敬畏地低下头,声音发颤。“太宰先生……并非自杀身亡,而是他杀,凶手未知。”

“……你说什么?!!”

『Who saw him die? 谁看见他死去?
I,said the Fly. 是我,苍蝇说,
With my little eye, 用我的小眼睛,
I saw him die.我看见他死去。 』

“乱步先生……您能否告诉我们关于太宰先生死亡的真相?”工作的闲暇中,中岛敦寻了一个时机凑上去询问。

“啊啊你们可真是无能啊。”江户川乱步仰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伸手就着手中一个晶莹剔透的蓝色玻璃珠看着窗外的天空。“没有我的话你们怕是要寸步难行了吧。”

“是啊是啊,毕竟乱步先生的「超推理」可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异能嘛。”中岛敦点头。

“嘛虽然这么说我很开心没错啦,”江户川乱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过容我拒绝。”

“因为禁止我去推理去探查去讲述的人——”
“——是社长。”

『Who caugh this blood? 谁取走他的血?
I,said the Fish,是我, 鱼说,
With my little dish, 用我的小碟子,
I caugh this blood. 我取走他的血。 』

“咳……咳咳……前辈。”带着些不可置信,芥川龙之介咳嗽起来,捂住嘴的指缝间有一丝丝血色呈现,面颊因剧烈的咳嗽而泛着病态的潮红。“太宰前辈……怎么可能。”

“前辈?!”打开门时,樋口一叶便看见了正扶着透明玻璃几近蜷缩着靠着墙壁不可抑制地剧烈咳嗽的芥川龙之介,她冲上前去,想要扶起他,却被芥川龙之介毫不迟疑地挥开。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樋口。”
她听见他这么说。
啊……是呢,自己本来也就没什么资格。

长久的沉默过后,芥川龙之介缓了缓气,伸手从樋口中接过洁白的手帕擦干净嘴边的血沫。“我出去有些事,在此期间,你全权代替我。”

“前辈……”
“别担心,我去去就回。”

『 Who'll make his shroud? 谁为他做寿衣?
I,said the Beetle, 是我,甲虫说,
With my thread and needle,用我的针和线,
I'll make the shroud.我会来做寿衣。 』

“那个男人……终于死了吗?”坂口安吾站在无比熟悉又陌生的酒吧前,微微一顿发出不知是叹息或是感慨的一声长叹,旋即伸手拉开门走了进去。

熟悉的音乐,熟悉的场景布局,点一杯熟悉的饮料,感叹过往那些熟悉的时光。

然后他就这么不可抑制的想起了太宰治,还有……织田作之助。

真好啊,那段时光。可以不在乎彼此立场的时光。

他将杯中的番茄汁一饮而尽。

“啊啦,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呐,我还以为那次以后您会对这里避而远之的。”来人伸手拉开坂口安吾身边的椅子,向酒保打了个响指。“老样子。”

“你……”
“啊呀啊呀干嘛这样看着我。”他笑起来,“太宰治可确实是死了哦。”

“我就是那个凶手。”

『Who'll dig his grave? 谁来挖坟墓?
I,said the Owl,是我,猫头鹰说,
With my pick and shovel, 用我的凿子铲子,
I'll dig his grave.我会来挖坟墓。 』

“国木田前辈已经不吃不喝把自己关起来三天了啊……再这么下去会受不了的吧。”
“太宰先生的死亡对国木田前辈的打击很大吧……毕竟太宰先生可是他的搭档啊。”

门开了,众人噤声。

“……我要见社长。”出乎意料的,国木田独步的装束并没有众人想的那般落魄,他开口,依旧是中气十足,当然,前提是忽略因长时间未讲话而稍显干涩的嗓子。“带我去见社长。”

“但是……”谷崎直美面露难色,“社长吩咐说这段时间内任何人都不得见他。”

“……我要见社长。”像是没听见一般,国木田独步重又说了一遍,不同于往日的暴躁,此时的他冷静的让人心惊。

“……我知道了。”半晌,谷崎直美低头,“但是……”

“我联系不上社长,从两天前开始。”

【tbc】

评论(1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