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謇

文豪野犬深坑
沉迷太宰
偶尔产粮

【织安太】失格(一

圈地自萌x
人物都是朝雾的ooc都是我的x
狗血满天飞x
以上↑

不要惊醒我的爱人,让他自己醒来。——《圣经》

黑暗,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在黑暗中奔跑,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无光深渊。
我见着光。
在深渊的深渊。

一声枪响。
世界陷入血红。

织田作……

织田作……

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

救救我……

※※※

太宰治从睡梦中惊醒,往背后一摸,衬衫已被汗水浸透,往窗外看去,月亮挂在上面,霓虹灯在下面闪烁,秒针在床头柜上嘀嗒嘀嗒转动。

“……才两点啊。”太宰治叹了口气,起床拿衣服准备冲个澡。“不过也睡不着了吧。真是的,再这样失眠下去我工作怕是得丢了啊。”

他的手还在颤着,虎口似乎在隐隐作痛,好像在片刻之前才用了枪,就连他的指尖上还带着黏腻的感觉,像是被鲜血浸润了,被温软血肉包裹了一般。太宰治缓慢而又用力地收紧了五指,而后无奈地苦笑起来。“梦么,可真是真实啊。真实的有些可怕了。”

“要不要听从他们说的,去找个心理医生瞧瞧?”太宰治捞过一块浴巾随意地擦了擦头发,看见镜子中的黑眼圈又有些加深的自己忽然一愣。“啊……果然还是去吧。”

“不然再这么下去的话,他会不要我的吧。”

※※※

坂口安吾是一名心理医生,一名在业界里出了名的医生。知性和神秘感是他身上最为明显的特性。他总能在你倾诉时适时开口表达自己的想法与建议,并且分寸把握的相当好,不过于深入,同时又能对你有帮助,所以因他的这两个特点被他吸引而去的患者不在少数。人的内心总是会有黑暗面的,那些垃圾长久地在内心中堆下去可不是个办法,总得找个人倾诉讲这些垃圾倒出去。坂口安吾就是这么一个很好的选择,善于倾听又能保守秘密,小到芝麻大点的纠纷大到杀人越货,只要你愿意讲,他就能够听着,为你守口如瓶。
虽然坂口安吾的价格稍微贵了那么一些,不过毕竟他也要赚钱养活自己不是?
他的工作时间是周一到周五,上午到下午,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除去吃饭,这段时间他还可以用来小憩一番,当然也要为下午已经预约的病人做一些准备工作。但他将他更多的休息时间用在了学习上。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若是不学习不进步的话便会被世界所抛弃,特别是心理医生。
虽说他的大多数休闲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可他从未丢下过锻炼。锻炼,学习,为病人排忧解难,便构成了名为坂口安吾的人的生活的主旋律。
“叮——”闹铃响起,坂口安吾停下手头的笔,看向了闹钟,比对了一番手头的安排表,而后慢条斯理地收拾起了桌上的东西。在敲门声响起的前一秒,他刚好收拾完毕。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坂口安吾合上钢笔盖,“请进。”
来人于是推开门,拖沓着步伐将自己扔在了坂口安吾面前的躺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是扔没错。他支撑起打架的眼皮,懒懒散散地打了个呵欠而后开口,眼角因呵欠而溅出了些许泪花,“啊,下午好啊,医生。”
他眯起眼看着坂口安吾,眼神有那么一瞬间锐利的让人心惊,坂口安吾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完全被面前人看透了一般,可像是幻觉一样,眨眼间他又回到了那种刚进门的状态,那种完全放松的状态。
坂口安吾的穿着确实让人放松没错,作为一名心理医生,最重要的就是能够让患者在自己面前卸下心防,坂口安吾在这一点上一向做的是相当到位。闲适的音乐搭上温暖的装修,随性的穿着配上和煦的笑容——可坂口安吾并不认为是这些让面前人放松下来的。
他分明就没有紧张过。
男人穿着沙色的外套与西式开襟衬衫,身形瘦削,未经打理而显得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眉眼。他坐在躺椅上,半晌,他捋了捋刘海,这时坂口安吾方才清楚的瞧见他的眉眼——苍白的面色,只眼下的黑眼圈像用墨汁画上去的一般浓重,像是长久熬夜的夜猫子一般。
“坂口安吾。”坂口安吾伸手扶了扶眼镜,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的名字。”
“啊……太宰治。”男人稍微坐正了些,“我叫太宰治,坂口医生。”
太宰治顿了顿,而后直入主题,“是这样的,我是一名侦探。最近这些日子,我总是梦到各种各样的人,男人,女人,小孩,老人……从他们身上我找不到任何共同点,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死在了我手里。起初只是迷糊不清的感觉,后来就越来越清晰……仿佛就是我亲手杀了人一般。他们建议我来找你,毕竟再这么下去……你也知道我是个侦探,这么下去别说工作了,怕是连正常生活都没有办法做到。”
坂口安吾安静听着,不时在面前本子上做下记录。“那些人你认识么?”
“不,”太宰治摇摇头,“我可以很明确地说我从未见过他们——除了在梦中,不过那时候的他们都死了。”
“什么时候有的这种现象?”坂口安吾继续发问。“或者说,持续多长时间了?”
“几个月前吧……”太宰治回忆了一下,“不过清晰起来也就这两个礼拜。”
“梦醒后有什么感觉?”坂口安吾看着面前的人,眉间微皱。
“也就是口渴,心悸之类的。”太宰治叹口气,“而且浑身酸痛,像是刚跑完一场马拉松一样的。”
“……”坂口安吾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正在本子上龙飞凤舞的笔尖突然一顿,在洁白的纸张上不小心晕开了一片墨迹。
太宰治却是没注意到这些,只是打了个呵欠而后笑起来。“医生,你这里能睡觉么?”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可是按小时收费的哦。”坂口安吾若无其事的将本子翻过一页淡淡开口。
“这有什么关系。”太宰治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而后径自躺在了沙发上,“那我就不客气的睡咯。”
坂口安吾点头,而后从桌旁的书架上取下一份档案而后起身离开。“我到下班时候来喊你。”
回应他的是太宰治随意的摆摆手。

※※※

坂口安吾倚在休息室的墙边向窗外看去,林立的高楼大厦与渺小的车水马龙尽入眼帘。
坂口安吾忽然间笑了笑,将手中摩挲了半天,有些泛黄的照片重又夹入档案,而后将档案重重合起。
“太宰治……啊,好久不见。”
“织田作没能解决的,还真是个大麻烦啊。”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