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謇

文豪野犬深坑
沉迷太宰
偶尔产粮

太宰治的女性生存法则【一】

太宰单人性转。
太宰中心x
圈地自萌x
全年龄向x
all太……吧x

【 能够填补你的孤独的东西在这世界上并不存在,你只能永远在黑暗中彷徨。 】
【 去成为救人的一方吧。 】
【 ‘人是为了救赎自己而生、在将要迎来死亡之际便会理解’吗……还真的……是这样呢…… 】

天际最后一抹阳光燃烧的余烬终于全部冷却。

太宰治起身,却忽然感到一阵疼痛,从心脏开始传来,直入脑海。紧接着他的眼前也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但这痛感来的快去的也快,黑暗也不过只一瞬间的事情。短短片刻,太宰治便恢复了过来。
错觉吗?
太宰治伸手按了按胸口,回忆着方才的心悸。
这一摸却不得了了。
温软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太宰治一愣,捻了捻指尖,许久,他带着些不可置信低头。
即使被绷带束缚着,还隔着马甲与风衣的遮掩,太宰治也看出来了自己胸口处那不正常的起伏。太宰治甚至还可以用个成语来形容。
波涛汹涌。
但是。
不不不不对啊我我我啥时候胸口多了这两团肉????
我的妈等等等等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发生了啥???
然后太宰治带着一脸绝望的,颤抖着双手向自己下身探去。
那玩意儿,没了。
……
啊啊啊啊啊爸爸妈妈对不起儿砸没办法为你们传宗接代了呜呜呜……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太宰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环顾四周。
周围还有异能者?
不可能。自己的「人间失格」能够使所有的异能都对自己无效。
也就是说,关于自己突然变了个性别……什么的。
和异能力完全没有关系。

“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太宰治突然笑起来,微微偏头向自己身后看去。“这倒真合了你意啊,织田作。”

“成为救人的一方么,这下连后顾之忧都没了呢。”

————————————————————————————————————

“啊啦本来还想和中原和芥川讲一下的。”太宰治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翻了翻,但在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后果断放弃了。

因为想了想用现在这种声音讲话的话,估计只会被当成啊哈哈哈哈太宰你别开玩笑啦快关了变声器啊啥太宰你要离开了啊那可真是太棒了记得走远点啊最好别回来了之类的吧。

太宰将手机丢下。

“果然还是算了吧。”

————————————————————————————————————

“内务省的要人居然会在这种便宜酒馆自斟自饮啊……也真是寂寞之至呢,种田长官。”太宰治推开酒馆的大门,抬脚进去,毫无意外地看见了正坐在桌前喝酒的种田。于是他扬起笑容,在种田惊讶抬头看自己发出询问时,牵过他面前的酒瓶为他斟酒,“我来给您续上吧。”

种田沉默地拿过酒杯抿了口,继续沉默。“那个,这位小姐,你是太宰治的谁?”

“您真的看不出来么,种田长官?”太宰治眨眨眼笑笑。

和记忆中相差无几的,存在于需要多加注意的名单上的常客的眼熟面容面前人的一切都和报告书上所差无几。

除了性别。

“我经常在报告书上见到你这张脸,毕竟你可是需要多加注意的名单上的常客。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但是啊,”种田顿了顿,“你以为在胸口垫些东西就能变成一位女性来瞒天过海么,这种可笑的把戏还是到此为止吧,太宰治。”

“嗯。”太宰治神色坦然。

“我的意思是,给我用你原来的样子讲话啊混蛋!”种田终于忍受不了了周围人纷纷投来的奇异视线,愤愤然拍桌。“起码也把你塞到胸口里的东西给我掏出来吧,你什么时候成了一个女装癖好者了?”

“啊这个等会再说啦。”太宰治漫不经心地摆摆手而后调侃开口,“大庭广众下掏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变态了吧。怎么说也要注意一下周围的影响啊种田长官。还有。”

“我现在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女性哦。”

于是太宰治满意地看到种田的面色瞬间黑了下来,然后在他愤而掀桌之前笑眯眯地及时开口,“不过不用在意啦,不管是去了泰国还是去了韩国做了微创手术,都和您没有关系不是么?我来其实是希望您能够给我提供一份工作,工作待遇无所谓,能够救人就行。不过特务科就算啦,那种规矩太多的地方可不适合我。”

“可真是得寸进尺啊太宰治。不过,这样的话,我倒有个好去处给你。”种田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说道,“而且你现在这样,就算洗白容易了些,也起码需要两年。”

“哦那没关系。是什么地方呢?”
“武装侦探社。”

【tbc】

ps:部分句子为小说原话,前期剧情改动较少,所以只会挑剧情变动的地方写。下一更(如果还有的话(喂)开始侦探♀宰x
pps:突然发现自己写这种风格有些苦手啊我要不要还是回去写我的短篇(((喂

评论(2)

热度(12)